新浪微博同名大龄渣渣写手一只欢迎到微博勾搭骚扰 ◆黑法◆鬼白◆死神◆三日鹤◆

【三日鹤】审神者写的剧本哭着也要演完 7

上一章节


鹤丸国永的校园生活充满惊喜。

没想到自己围得这样严实,还是有人一眼将自己认了出来。不过认出来也好,省得自己小心翼翼的遮掩。他是只鹤,他可是自由的,哪里愿意被一条围巾束缚呢?

“多半是这双眼睛太迷人了,看过的人都会过目不忘吧?”

语气略带调皮,容貌又是没得挑,外加上那有些吓人的自我介绍,转学生鹤丸国永立刻就吸引了女孩子们的注意力,甚至有大胆的女生举手询问鹤丸现在是否有正在交往的对象。

“暂时没有——”

小小的欢呼声让班主任老师忍不住轻咳借以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老师倒是不反对你们追求真爱,好歹要在下课后再开展你们的热情攻势——”

鹤丸国永也表示赞同,他今天起得太早,...

 

【黑法】酒友 9

酒友  8

黑钢不养宠物的原因之一就是毛发。

去宠物医院给小猫洗澡做检查,买了镶嵌芯片的项圈,黑钢左手猫砂右手猫粮、后面背着太空包回到家的时候,新的家政工已经离开了,顺便帮他组装并试用了早晨送货上门的吸尘器。感觉精神头有些透支的一家之主瘫在沙发上,和这位家庭新成员大眼瞪小眼的坐了一会儿,直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将太空包打开。小猫在与医生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也被耗尽了力气,懒得蹦出来。黑钢想着它懒得蹦出来也好,免得弄得满屋都是猫毛。

说实话,黑钢有些后悔了。心里十分清楚养宠物不是什么轻松容易的事情,责任心是一方面,耐心又是一方面。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自己又要继续投身于工...

 

【黑法】酒友 8

“我不喜欢我的父母,非常不喜欢。”

倒坐着折叠椅,染了墨绿色短发的青年双臂搭在椅背上,伸长了两条腿。

“可我没得选。”

青年补充了一句。

黑钢来得比较晚,第一位讲述者已经结束了她的故事,青年是第二个。不想被社工搭话,黑钢便选择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

“他们是守法公民,是精英人士,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有我这样一个儿子。”

青年说了很多,想来多半是“父母不曾严加管教自己误入歧途”的话,听了也无趣,黑钢只当那是自己放空情绪的背景音。

原本就不是什么非常严重的伤势,不过是因为一直昏迷才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

“撞击引起的,没什么事——”

头部的伤口拆线之后,医生很快就让黑钢出了院,随后,...

 

【银菊】冬日的花火

倒也不是不喜欢这样的日子。

往年的这个时候,三番队都会被指派去配合十一番队执行流魂街的大扫荡工作。说是扫荡,不过是顶着这个名头给这两支常年为尸魂界战斗的番队放个带薪假而已。十番队的副队长向来是不愿处理文件的,日番谷冬狮郎也没有拦下的打算,于是松本乱菊明目张胆的混进了三番队在现世住下的旅馆,将吉良伊鹤的行李扔给了惊掉下巴的三席,成功的霸占了市丸银隔壁的那间和室。

“出去走走如何?”

“好啊——”

脱下了平时穿的死霸装,两个人都是寻常的装束。

三月份的现世很冷,松本来得急,没有带厚实的衣服。市丸将自己的外套披在松本肩头,松本也不客气,直接穿了起来,带着体温的衣裳自然是暖和,只是胸口系不上...

 

【黑法】酒友 7

酒友  6


黑钢觉得眼皮很沉,试图睁开,又没有什么力气。这也难怪,黑钢这样想,毕竟自己出了车祸,可能麻醉还没过去。但意识却是清醒的?黑钢有些疑惑,又拿不准,毕竟自己之前没有这样的经历,受到的伤也都是——

疼痛忽然清晰,汗冒了出来。黑钢辨别了片刻,恍惚明白这痛感大概来自于左手,像是被什么贯穿了。可那真的是自己的手吗?总觉得那只手,似乎比自己的手小很多,更像是某个孩子的手。等等。为什么自己能看得见呢?明明没有睁开眼,却能看见那只手,那只被一束月光似的什么贯穿后钉在残垣断壁上的小手。

或许,是梦?

嗯,或许,是梦。

只有做梦才会这样吧?既然是梦,自己更深入些也没有关系吧?...

 

【三日鹤】审神者写的剧本哭着也要演完 6

上一章节

重点: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之间都是纯洁的同伴关系

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

我歪过头。

竹笼里的蜡烛只剩下短短的一小截,粗棉绳做成的烛心燃成了扭曲的线条,焦黑色在焰心中显得格外深沉。夜足够长,大抵是一直未休息的近侍压切长谷部进来替我续炭添水,暖炉上的铜壶依旧吐着蒸汽,隐隐能听到水花翻滚的声音。灰色的影子扯絮般的映在障子纸上,雪光微微透进来,给室内平添了一丝冷意。

雪还没停啊。

我不禁蜷起身子,又裹了裹棉被。

与整个室内时代感相违和的挂钟无声的转动着秒针,距离平日起床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合上眼,耳朵里却响起远远传来的脚步声。

是昨晚出阵的队伍回...

 

【黑法】声音

魔法师失去了声音。

短短的一个月内,旅人们走了十数个次元。看过医生,找过魔法师,问过店主,竟都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还是心理咨询师给了个看似合理的解释,说既然不是生理上的原因,那就是心理上的问题。

当事人觉得这没可能,其他人可就不这么认为了。硬是让法伊在同一个次元停留,由黑钢监管着去做心理治疗,等到小狼和摩可那返回这个次元时,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最终还是心理咨询师先举手投降,说他们要是再把法伊送来,自己就要被黑钢追问出病来了,到时候还要请法伊给自己做心理辅导。

“只是不能说话而已,没事的啦。”

法伊敲打着手机键盘,毫无情感的合成语音从扬声器传出,平淡得像是在说晚饭的盐放多了这种小事一样...

 

【黑法】魔女与灰姑娘

终于,在连续加班四天之后,黑钢在2月17日晚23点之前,用钥匙打开了家门。

“嗯?”

往常这个时间,自己那老年人生活作息的房东已经睡熟了。然而此刻,没有开灯的客厅里,一手举着装着蜡烛的玻璃杯,一手摆弄手机,在沙发里缩成一团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房东。

黑钢住的老房子被规划到了新的商圈内,拆迁费得了一大笔。原本打算在单位附近买套房子的黑钢,因为下属家中长辈患了急病,一夜之间沦落成了四处寻摸蜗居的流浪汉。不知是该说黑钢好心有好报,还是他命中犯话痨,在下属的介绍下,黑钢住进了这栋豪华复式别墅里。而他的房东,是个,额,那歌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被害妄想携带男子。

“他就是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

 

【三日鹤】审神者写的剧本哭着也要演完 5

今剑与药研躲在暗处伺机行动,堀川替自己和烛台切弄了合适的衣服,同余下的几位刀剑男士光明正大的进入高台寺。

“德川家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吧——”

“交出三日月宗近,光是这一件,就足够让宁宁夫人失去人心了。”

“他们倒还没傻到要公开毁掉三日月的刀拵。”

鹤丸指了指高台寺内立着的告示板,上面只写了高台院将三日月宗近交于高台寺供奉。

“是怕后人说他们心胸狭隘吧——”

“争天下之人,必然是事事小心多虑。”

对德川家康,刀剑男士们虽有不同看法,但讨论这只老狸猫并不是他们来高台寺的目的,盯住时间溯行军才是最重要的。

“说起来,既然是时间溯行军对历史进行干涉,为什么ZF没有采取相应的对策呢?”...

 

【黑法】未来的不等式


由衷感谢WPS自带的保存成图片功能,真是省心啊!

 

【三日鹤】审神者写的剧本哭着也要演完 4

所以,在鹤丸单方面与抱着干树枝的烛台切勾肩搭背出现在和泉守与堀川面前时,两位刀剑男士脸上都是一副甚是欣慰的表情。

今剑与药研带回了一些消息,狐之助配合着ZF配发的信息库进行比对,推测时间溯行军之所以袭击这里的原因。

“宁宁夫人?”

鹤丸拿着树枝在地上鬼画符的手一顿,抬起头来。

“高台寺已经修建完毕,最近正要举行一场法事。”

“宁宁夫人的三皈五戒?”

今剑摇头,纠正和泉守。

“宁宁夫人号高台院,高台寺是德川家后为其修建的。”

“那是什么人要受戒?又与宁宁夫人有何关系?”

“并非是人要受戒——”

今剑盯着篝火,眸子如红宝石一般,光芒跃动其中。

“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猛的想...

 

© 九曜临二 | Powered by LOFTER